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我的室友别有居心(09)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Harry Potter Paro
# 搬文混更qaq
# 谢谢大家包容(鞠躬


——————————————————————

#09】

不愧是保卫战胜利一百周年的大庆典。

工藤新一这两天无论是去教室上课,还是去礼堂吃饭,或是回寝室练舞,都能清晰地感受到霍格沃兹各座城堡仿佛是被施了几百个焕然一新咒。从前走在城堡里时不时会因为一阶楼梯消失而一脚踩空,动不动走进皮皮鬼编织的灰尘盛宴。而现在,大理石地面光滑得就怕走路打滑。顶尖还冒着森然冰汽的高大松树被挂上了各种五颜六色闪着金光的装饰,一边一个摆放在礼堂门口。走廊的屋檐上垂吊着散发出粉红色柔雾类似槲寄生的植物——据说是斯莱特林院长的恶趣味。

从一周前就陆续到达伦敦的各国成年巫师、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高年级学生,在庆典开幕式前一天已经开始入住霍格沃兹和霍格莫德,城堡变得空前拥挤热闹起来。法国姑娘们穿着蓝色的丝绸裙子成群结队地走在一起,北欧的汉子们脱掉了厚重的貂裘斗篷,随意地披着纯黑色的长袍,一边看着雪景一边喝着加了冰块的黄油啤酒。

霍格沃兹本校的学生们早已无心上课,更别说教授们总是在上课时间离开教室,去见什么好几十年未见的老朋友,或是魔法部的高职官员。

和一百多年前的三强争霸赛比起来,一切都仿佛似曾相识,又截然不同。

“真怀念啊。”高龄的草药学教授纳威·隆巴顿像个小孩子一样戳了戳摆在他的办公桌上不知道多少年的米布米宝,同样高龄类似灰色大仙人掌的植物有气无力地缩了缩身子,喷出了几滴浓稠的汁液。老教授乐呵呵地擦掉了手上正在向空气里散发巨臭的汁液,轻轻地抚摸了几下米布米宝的嫩芽儿。这一次米布米宝没有发动攻击,反而依恋地蹭了蹭他的手背。

“它陪伴您很多年了吧。”黑羽快斗坐在隆巴顿教授对面,勉强地喝了一口特制的柠檬茶,然后,他微微地睁大眼睛,朝着教授比出了一个大拇指,“好喝!一点都不酸!”

纳威·隆巴顿抬手正了正他的巫师帽:“那当然。知道你不爱喝酸的。”说着他摆出一个好奇的笑容,脸上的皱纹堆到一起,却透出年轻时呆愣又正直勇敢的脸庞,“今天晚上就是舞会了。这种大活动,你不用准备准备?”

“准备得差不多了。”黑羽快斗眨了眨眼睛,一下子喝了半杯柠檬茶,“但还是有点问题想问问您。”

老教授看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到窗前,望着窗外正在打雪仗的霍格沃兹和德姆斯特朗学生:“什么问题要现在问我?总不该是还没找到舞伴吧。”

“很遗憾,在这一点上,您说对了。”黑羽快斗端起杯子喝光了柠檬茶,“不舍得让任何一位美丽的小姐失望啊。只能委屈我自己了。”

教授一挥魔杖满上了黑羽快斗的杯子,目光还是向着窗外正在打闹的金发姑娘们:“好好说。”

黑羽快斗放下手中又灌满柠檬茶的杯子,走过去并排站到了教授身旁。他紧了紧胸前的领带,转过头看着这个如今在霍格沃兹唯一经历过百年前那场大战,曾与哈利波特曾并肩作战的男人。

“虽然这个时候问您也许不是很合适,但我还是想问,您知道死神的三件礼物吗?”黑羽快斗顿了顿,“或者说,这个名字比较更为人熟知,死亡圣器?”

···#]

同一时间。
工藤新一并没有抓紧最后的时间练习他的华尔兹。事实上,他拒绝了红着脸邀请他先试着跳跳看、磨合一下步伐的毛利兰,一边说着抱歉一边头也不回地朝着与礼堂截然相反的方向快步走。毛利兰显然是做好了收到这样答复的准备,也并没有多沮丧,只是说那现在自己就要去准备舞会相关的事情。

空气中的吵闹喧杂在慢慢远离,工藤新一离禁林已经越来越近。脚下的步伐出卖了他此刻与阴冷寂静的氛围截然相反的情绪,他刷地一下抽出了魔杖:“荧光闪烁!”

杖尖涌出的光芒照亮了他脚下的土地,潮湿的地面上还留着前几天夜骐的脚印。他顺着夜骐的脚印继续往禁林里走,忽然倏地停下了脚步。他蹲下来,魔杖温柔地拂过脚边这一片土地。

邓布利多校长曾经说过,魔法总是会留下痕迹的。禁林高大的树木遮住了阳光,挡不住簌簌吹过的冷风。乱七八糟的杂草和植被下面,爬过一只一只小小的蜘蛛。工藤新一盯着逐渐浮现的马人的脚印,陷入了沉思。

···#]

“死亡圣器。”纳威·隆巴顿轻轻地重复了一遍,好像黑羽快斗问出来的根本不是什么百年来最为禁忌的话题之一。

“老魔杖。”他侧过身悠然地注视着脸上还挂着笑容的黑羽快斗,“已经被哈利波特折成两半了。”
“隐形衣。”教授的神情稍微郑重了一些,“永久属于波特家族。”
“至于复活石么……”他坐回到了办公桌旁,摸出一个杯子,给自己也倒了一大杯柠檬茶,“在大战那天被哈利扔进了有求必应屋的魔火里,多半是随着那个屋子一起消失了。”

“但据我所知……”黑羽快斗站在桌前,低下头,仿佛是在思考措辞,“复活石并没有消失。”
他拿起自己的杯子,一饮而尽其实还是喝不太习惯的柠檬茶:“而是在一百年前,被哈利波特丢在了禁林。”

历经沧桑的老教授沉默了。他想起一百多年前的三强争霸赛时的圣诞舞会,自己邀请了那时还不是哈利女友的金妮·波特作为舞伴,度过了一个很愉快的夜晚。大决战时哈利波特拜托自己除掉伏地魔的魂器,格兰芬多之剑的触感仿佛现在还能温热自己的手心。

还有,他听到罗恩·韦斯莱曾经不小心说漏嘴的事实——死亡圣器确实还存在着。


TBC

评论(2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