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九)

「二十九 意外的求婚」



工藤新一自从那次出任务受伤之后修了挺长一段时间假调整状态。


后来黑羽快斗也干脆请了十天假,两个人去欧洲玩。


他们没去逛什么景点,就在城郊的一座带大花园的别墅里吹吹风,晒晒太阳,游游泳,偶尔来一顿BBQ。


有天他们散步时路过当地的小教堂,有新人在里面举行婚礼。

彼时工藤新一牵着黑羽快斗的手,远远地在最后排看着。

突然他扭过头,认真地对旁边的黑羽快斗说,想不想也办一场这样的婚礼。


黑羽快斗吓到了。

他想工藤新一还是开玩笑的成分多些。

于是他回答说,好啊,我要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工藤新一听了以后皱起眉头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有点难过地跟他说可能不行。


黑羽快斗当场就笑了,说自己当然是随口说说的。


工藤新一呆住了。

他攥紧了黑羽的手,一把把他拉到怀里,偏头压住他的唇,用了牙齿撕咬,力道凶狠。


“可我是认真的。”

他这么说道。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八)

「二十八 一方受轻伤」



上周工藤新一出任务时受了伤。


不能算是严重,但腿上到底也是被划了一条几厘米的大口子,缝了针。


黑羽快斗嘴上嘲笑他,但默默揽下了这几天所有的家务,还主动帮他洗澡。


工藤大侦探乐开了花。

但他嘴上也不说,只是用含情脉脉的深邃眼神看着黑羽。


黑羽快斗表示他承受不起。

求求他快点好。


于是某天晚上两个人洗漱完,黑羽就把他压倒在床上,从脚踝开始吻起,沿着大腿内侧,一路向上。


工藤情动,想上他。


“伤还没好,不行。”黑羽快斗摁住他,“想上我就快点好。”

他停了停,又补了一句:“不要作。”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七)

「二十七 穿错衣服」



“工藤,自从我们开始共用衣柜,我觉得你的穿衣品味都变好了。”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是不是每天都穿错衣服?”


“没有吧。”


“有的。”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六)

「二十六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对年轻的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来说,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是“盗取宝石”,“抓捕犯人”,“火场救人”,“滑翔翼一日游”,“跳飞艇”,“开直升飞机”,等等。


对同居数年的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来说,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最多是角色扮演。


比如:

“小偷先生,抓到你了。”

“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是把你绑在床头,含着跳%蛋不准自%慰。”

“还是摁在窗边,一点点地用散鞭抽出艳红的印记?”


嗯。

无伤大雅。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五)

「二十五 喝醉」



可能有不少人觉得喝醉了就会干出一些平常做不出的事,说一些平常不敢说的话。


也许确实如此。

喝多了骂骂咧咧,动手动脚,晃晃悠悠,满嘴胡话。

或是倒头就睡,或是边睡边在梦里抱着垃圾桶吐。


但有一件事是绝对不可能的。

如果完全醉得不省人事,那么你就硬不起来。

换句话说,你上不了人,最多被人上。


“所以女生们一定要注意,千万别被男孩子骗了。”

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在公益演讲会上,一本正经地对台下的女孩们如此科普道。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四)

「二十四 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台风又来了。


之前的台风影响还不是很大,这次这个气势汹汹正面登陆,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只能紧闭窗户,待在家里。


竟然还感到一丝莫名的快乐。


黑羽快斗邀请工藤新一看电影。

工藤说好,看什么。

黑羽快斗说不知道。


那就抓阄。

碟片盒子里随便拿。


“这是什么?”黑羽快斗拿着一个纯白封面的碟片,“自己拷的?”


“嗯……”工藤新一瞥了一眼,“好像是我之前拍的一个公益宣传片。”


“什么内容啊?”黑羽快斗好奇了,“放出来看看。”


于是两个人从柜子里拎出一条薄毯,开开心心窝在沙发上,准备欣赏“公益片”。


两分钟过了。

黑羽快斗脸黑了。


“工藤新一。”

“什么公益片主题会是男子激情爱情动作?”

“你跟我解释一下?屏幕上白花花的两个人是怎么回事?”

“嗯?”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三)

「二十三 关于孩子」



黑羽快斗还在读高中的时候曾经被班主任逼着写过一篇随笔,主要内容是关于未来和家庭。


他当时在随笔里写,觉得自己未来不会结婚,也不会有孩子,可能这样更自由,更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后来跟工藤新一同居,工藤问他如果一切稳定,会不会想去领养一个孩子。


他其实听到的时候挺震惊,原以为工藤新一在孩子的态度上跟自己是一样的,没想到却听到了这样的问题。


工藤却不以为意。

他说他曾经长时间和小孩子混在一起,也许下意识就减少了某些抵触。

可能无关乎生活的完整性,也无关于年老时想要的慰藉,他只是想去尝试很多东西,想做一些跟爱人能做的事情。


不过黑羽快斗拒绝得很快。

理由很简单,他认为两个人生活在一起就已经足够。

或者说,他觉得这不是现在该考虑的事。


“那应该考虑什么呢?”工藤新一问。

“考虑怎么更爱你。”黑羽快斗答。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二)

「二十二 一场飞来横祸」



“工藤,你觉不觉得好像有点晃?”黑羽快斗走出书房,看着客厅里办公的工藤新一,“是不是地震了?”


“嗯。”工藤新一头也不抬,“应该是的。前面有发过预警。”


“新一。”黑羽快斗走到他面前,叉开腿坐到他身上,“你说我们要出去避难吗?”


“怎么突然叫我名字?”工藤新一伸手合上电脑,搂住黑羽快斗的腰,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今天这是怎么了?我们这楼没问题的。”


“没。”他低头蹭了蹭工藤新一的发旋,“我只是突然觉得,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有时候是不是太镇定了些。”


“确实少了很多乐趣。”工藤新一点头,“但这才是你。”


“你说得对。”黑羽快斗含住他的唇,舌尖在牙关来回地舔过,然后慢慢地探进去,勾住他的舌,“做吗?”


工藤新一没有回答。

他就着这个姿势,直接把黑羽快斗腾空抱起,进了卧室。


床有点晃。

被进入的时候,黑羽快斗晕晕乎乎地这么想着。

【新快】同居三十题 (二十一)

「二十一 屋顶看星星」



“黑羽,这个撩妹大全说要和爱人一起爬屋顶看星星。”


“工藤,虽然很抱歉,但是如果能联系上作者的话,我希望你能跟她说,抽空去医院精神科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