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ABO】为什么全世界的O都喜欢装B (上)

# 医生工藤 x 病人黑羽

# ABO世界观

# 百粉点梗小甜饼一篇

# 各种不科学请勿当真!

# 私设如山注意!!瞎写八写注意!!


被屏重发…… @Inside  @罗熟.  @红毛app 上篇先艾特下这几位qwq

 

 

——————————————————

 

【00】

 

没有什么重逢,是比去医院看病结果发现医生是自己曾经的暗恋对象更尴尬的。

 

如果有,那就是去看的病是泌尿科。

 

 

【01】

 

 “没什么事。”工藤新一啪地一声合上病历本,“就是有点轻微炎症,吃点药就好了。”

 

旁边半拉开的帘子里黑羽快斗正在窸窸窣窣穿裤子,工藤新一仿佛不经意间转头往后一瞥,看到半个白花花的屁股蛋儿。他收回目光,噼里啪啦往电脑里又打了一堆字:“再开个药膏,你每天睡前抹一下。”

 

“哦。”黑羽快斗拉好衣服跳下病床,接过自己的病历本,“医生……”

 

“嗯?”工藤新一挑眉,“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可多了。黑羽快斗暗自腹诽,只是骤然见了工藤新一却不知从何说起,这久别重逢的连句问候也没,只能干巴巴坐着,看着,任对方随意摆弄,小心脏扑通扑通得跳,却什么实质性的也做不了,未免太可怜。

 

“工藤。”黑羽快斗耸耸肩,“你们科室,这个阻隔剂好像不太行啊。”说着他又深吸了两口气:“一股子Alpha的味儿。”

 

工藤新一皱眉,抬起头看向黑羽快斗:“味道?你不是Beta吗?”

 

黑羽快斗:“啊哈哈哈……”

 

 

【02】

 

仔细算算,自从黑羽快斗宛如言情剧女主一般远走异国他乡,已经过了六年零五个月。

 

他走的时候正是隆冬,大雪夹着暴风呼呼地往这个城市灌。得到消息的工藤新一匆匆往机场赶,然后在偌大的机场里转了一圈又一圈,彼时黑羽快斗已经登机,他裹着一条羊毛毯子,蜷缩在座位上,脸颊泛着不自然的潮红,身体还有些微微发抖,但不允许别人靠近。

 

这是一个正在分化的Omega——但谁也不会想到这一点,毕竟Omega分化一般在十一二岁,而黑羽快斗此时已足有十八岁。于是他和母亲取得联系后,当机立断与管家一同前往英国治疗,抛下了他生活了十八年的国家。

 

其实他也不知道这到底算是“抛弃”,还是“逃离”。已经从心底里默认自己要作为Beta就这么生活下去的黑羽快斗,头一次失去了主意。

 

后来他在飞机上足足等了八个小时,待到雪停了,飞机才起飞。

而工藤新一也就在机场里枯坐了八个小时,直到黑羽快斗的那个航班号,在屏幕上显示已经离开这个国家。

 

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

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也终究没有弄明白。

 

 

【03】

 

黑羽快斗这次是一个人回国。

 

事实上这六年间在英国,他一直都在解决他Omega分化不完全的问题。具体来说就是由于太晚分化,腺体发育不全导致身上信息素淡到几近没有,发情期很不稳定,生育也比较困难。虽然他的身体指标在这几年已经基本稳定,但由于没有被Alpha标记过,所以医生还不能确定他是否能被Alpha成功标记。

 

他被建议找个喜欢的Alpha试一下。

于是他回了国。

没想到一回国就因为各种方面的原因,觉得阴**茎红肿瘙痒难忍,结果就去了医院,进了泌尿科,碰到了已经成为医生的工藤新一。

 

此刻倒霉兮兮可怜巴巴的黑羽快斗正一个人瘫在沙发上,大张着双腿给自己上药。茶几上电脑滴滴滴响个不停,提醒他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

 

突然间门锁响了。

 

黑羽快斗:“???”

 

门被推开了半扇。

 

黑羽快斗:“!!!”

他一手拎起裤子,抓过手边一个抱枕,用了十分力准确地向门口砸去,然后一个翻身越过茶几,抬腿就要往这个不速之客身上踹。

不料却被捏住了脚腕。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无奈道,“是我。”

 

黑羽快斗来不及震惊。他第一反应是先穿好自己的裤子。一阵令人尴尬的手忙脚乱过后,他提出了第一个问题。

“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根据你电话号码查到的。”工藤新一自然地走到沙发边坐下,“你忘了我以前是干嘛的了?”

 

“你这是滥用职权。”

 

“不算职权。”工藤新一笑笑,“最多算是合理利用人际关系。”

 

“你怎么知道我门锁密码的?”

 

“这个倒真是我猜的。”工藤新一耸耸肩,“没想到一遍就对了。”他探过身盯着黑羽快斗的眼睛:“说到这个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用我们分开的那一天的日期作门锁密码呢?”

 

空气里渗入了一点点Alpha的气味。不算强烈,但足以让身为Omega的黑羽快斗觉得有一丝不适。他这个房子因为只有他一个人住,他的信息素又素来没什么味道,所以他就没有喷气味阻隔剂,眼下倒是苦了自己。

 

“工藤新一,六年了。”黑羽快斗在他身边坐下,眨眨眼睛,“你就只想问我这个?”

 

 

【04】

 

说不清是谁先吻上谁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沙发上缠作一团。


长微博图:http://www.weishell.com/changweibo/files/20914160200_1532869431.png

微博长文章: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67227372206786


往浴缸里放水的时候黑羽快斗还软着身体缠着工藤新一接吻。工藤牢牢地拖着他的腰,半是无奈半是气愤地啃他的舌头。

 

浴缸的水放好了。工藤新一小心地把黑羽快斗放进浴缸,拿起一旁的浴球帮他擦拭身体,又拿起洗手台上的气味阻隔剂喷了两下,帮助他平息欲**望。

 

黑羽快斗有气无力地睁开眼睛,动了动嘴,却没发出声音。

工藤新一手上动作一顿,俯身吻在他的眼角。

 

“我也想你。”


TBC

评论(16)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