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后传(16-17 完结)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感恩这么久以来你们的陪伴。



——————————————————————


【16】

 

黑羽快斗醒过来的时候,工藤新一正在厨房里煮晚饭。

他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黑黝黝的天,犹豫了一秒钟,又迅速抱着被子瘫回了床上。

 

“喂,起来了。”工藤新一端菜出来时听到动静,便走到卧室里把黑羽快斗裹成白花花大茧的被子掀了,“你都睡了一下午了。”

 

黑羽快斗眨巴着朦胧的眼,也不顾自己浑身上下赤条条的连条内裤也没有,伸手拉住工藤新一的衣角,隔着衣服亲了一口工藤新一的裤裆,就打着哈欠扶着腰往浴室去了。

 

工藤新一此时心里唯一的想法是,还好没有穿围裙。

 

黑羽快斗草草冲了一下,裹了个浴袍上了餐桌。工藤新一给他盛了碗粥,他还没来得及提出抗议,门铃突然响了。

 

“谁?”黑羽快斗用勺子扒拉着那碗粥,随口问道。

工藤新一没回答他,匆匆往门口去开门。

 

半分钟后,拎着水果蛋糕来的中森警官端端正正坐在了餐桌上,身前一幅碗筷。于是三个男人在略有些诡异的气氛里一起吃起了饭。

 

“中森伯父。”黑羽快斗首先开口道,“我要向您道歉,虽然我知道一句道歉远远不够。但是真的抱歉,我骗了您这么多年。”

“这不能全怪你。”中森银三摆了摆手,“况且经过了这么多事,警局上下也认定你是无罪。”

 

“这是两码事。”黑羽快斗顿了顿,“不管怎么说,我伤害了您。而您现在还愿意来看我……”

“咳咳。”工藤新一咳嗽两声,“这里是我家,中森警官应该是来看我吧……”

“是你家啊。”黑羽快斗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可是谁不知道现在我在你家?再说了,你家不就是我家?”

 

工藤新一:“!!!”

中森银三:“???”

 

几个人又安静地吃了会儿饭。

 

“其实我这次来,是想问一件事。”这次中森银三首先放下了筷子,“我听说了一点关于那个头目所说的诅咒。这是什么意思?”

“那个啊。”黑羽快斗答道,“没什么大事儿。无非就是诅咒我此生不得所爱什么的。俗气得很。”

“这个……”中森银三犹豫了一下,“要紧吗?”

 

空气又陷入了静默。片刻后工藤新一打破了沉寂。

 “不要紧。”他注视着黑羽快斗,“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17】

 

送走中森银三以后,工藤新一收了碗筷,然后坐到窝在沙发里看电视的黑羽快斗身旁,调了调位置,让他靠在自己大腿上。

 

“我确实不担心那个诅咒,工藤新一。”黑羽快斗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就算成真,也没什么。”

 

“但是我担心。”工藤新一收了腿,扶着他慢慢起身,“你值得更好的人生。”

 

“更好的人生?”黑羽快斗问道,“怎么样更好的人生?”

 

工藤新一垂了眼。

“刚刚你说了,这里也是你的家。”

“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我不能强求你。”

 

“不愿意什么?”黑羽轻笑一声,“人都给你了,我还能不愿意什么?”

 

“不,不是!”工藤急急地解释,“我……你……我没强迫你……但是!我确信我能在接下来的人生里,一直陪着你。”

“爱不爱的,我一直不懂。”

“但是如果我一直都陪伴着你,又何来什么不得所爱呢?”

“我愿意用我的一辈子帮你破除这个诅咒。”

 

有些岁数的男人告起白来总是毫无新意。

此刻这个客厅没有红酒没有蜡烛,也没什么浪漫的氛围,更像是茶余饭后一次闲话家常。

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一个承诺的重量。

 

“行啊。”黑羽快斗轻声道,“那你就准备好跟我继续纠缠吧。”

他侧身给了工藤新一一个吻,然后舒舒服服枕在工藤新一肩头。

 

这是一个平凡的晚上,一个普通的住宅,一档无聊的电视节目,两个不怎么年轻的男人,许下了不怎么严肃的诺言。

 

可是很多事儿啊,并不是比谁准备得充分,也不是看谁的态度有多么认真。

“时间会证明一切”这句话虽然已经被讲烂,但谁也不能否认它的真理性。

 

更何况,他们本就已经磕磕绊绊,走过了那么多年。

 

 

END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