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我的室友别有居心(10-11)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Harry Potter Paro
# 搬文混更qaq
# 谢谢大家包容(鞠躬


——————————————————————

#10】

 

毛利兰现在很紧张。

 

她先是花了一个半小时倒腾自己的妆容,勤勤恳恳没用一点儿魔法地上好了隔离粉底高光腮红修容眼影口红,又用了两个小时倒腾自己头上总翘出来一个角的刘海,辛辛苦苦用了一大碗定型剂把头发挽成了一个高雅的发髻。然而……在终于快要大功告成的时候,她一不小心用脏手糊了自己一脸黏黏糊糊的发胶。

 

镜子里的毛利兰很绝望。于是绝望的毛利兰拿起已经失宠了一下午的柳木魔杖,指着自己的脸,用哽咽的嗓音念了两句魔咒,五秒钟完成了一个新妆容。

 

礼堂里各个学院的长条桌子被挪到了墙边,绕着墙壁围了两圈,空出了中间一大块地方。不同学校的学生们乱哄哄地坐在一起,大快朵颐地享用着家养小精灵精心准备的各国美食。天花板上不再是一根根垂直悬空的蜡烛,而是一张巨大的,看得清脸上每一个毛孔的,哈利波特的照片——据说西弗勒斯校长看了以后沉默了三秒,然后突然爆发出的笑声震得他办公室门口守门的石狮子都抖了三抖。

 

蜡烛撤掉以后的照明问题,教授们一筹莫展了很久。后来纳威·隆巴顿教授找到了格莱芬多院长罗丝·韦斯莱,向她推荐了黑羽快斗,这个问题就被轻松解决了。天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不过总归和他以前那些华丽的魔法表演脱不了干系。女学生们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对黑羽快斗的崇拜又上一层楼,而工藤大侦探在心里默默呵呵了两声,想着小偷先生总算把歪点子用在了正道一回。

 

毛利兰在开幕式正式开始前匆匆赶到了现场,刚一坐下还没来得及小心翼翼地扒两口草莓蛋糕,台前就开始一位又一位地介绍起了今天到场的大人物们。她小幅度地转头,用余光四处搜寻工藤新一的身影,果不其然地看到他和黑羽快斗一起坐在离教授们最近的位置。

 

只是……他们在干什么?无视魔法部的高级官员也就算了,现在这是在互相喂巧克力蛋糕吗?毛利兰揉了揉眼睛,她觉得自己头顶的角又要炸出来了。

 

工藤新一的脸色又黑了几分。

强迫自己吃甜得发腻的巧克力蛋糕还算能忍受,毕竟今天有隆巴顿教授的特制柠檬茶。但是当校长敲了敲银杯,开幕式正式开始,自己自然地放下了手中的银叉的一刹那,却被旁边的黑羽快斗大力抓住了手腕,银叉悬在空中,工藤新一的手臂被维持在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当他用不可思议又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向黑羽快斗,并开口想要小声说些什么时,一大勺巧克力蛋糕就被趁机塞入了口中,堵得他只来得及发出含糊的一声“你……”。而始作俑者嘴角噙着得意的笑,拿着大勺子顺手又喂了一大口:“大侦探这两天累了吧。叉子都拿不动了,我喂你啊。”说着他从口袋里抽出一张餐巾,温柔地帮工藤擦了擦鼓鼓囊囊沾了巧克力酱的嘴角。

 

灯光忽然暗下来的时候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正用魔杖在桌子下面戳来戳去,像偷玩家长魔杖的三岁小孩,只会把它当打架的工具。毛利兰盯着他们打闹的样子,在周围女生一片粉红色星星眼里,眼泪都快要下来了。这时随着耳旁轻飘飘飞过校长的一句“最后,我们霍格沃兹的一位学生,有礼物要送给大家”,头顶哈利波特的照片便一下子消失了。眼前一片黑暗,天花板又恢复成了散落着星光的夜幕。

 

黑羽快斗停止了玩闹。他站起身,向着天空举起了自己的魔杖。

 

零零落落的星辰向礼堂中央投射出一道道或深或浅的七彩光芒。天花板上的夜幕已经消失,晨光裹着彩云,伴随着由近及远的海德薇交响曲,一点点从东方显露出来。第一颗星星投射的光芒悄然破碎,又马上组成了最伟大的老校长邓布利多的样子。他温和地笑着,令人怀念的声音回响在礼堂四周。

 

“只要我们目标一致,敞开心胸,习惯和语言的差异都不会成为障碍。”

“我们只有团结才会强大,如果分裂,便不堪一击。”

 

第二道柱状的光芒变成了一段影像:百年前的占卜学教授特里劳妮,抖抖霍霍地站在两个大行李箱旁,面前是盛气凌人的魔法部执行官。她边流着泪边对副校长麦格教授说,霍格沃兹是我的家。

 

第三道光芒还没碎开便可以听到里面包裹着的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人们庆祝着霍格沃兹保卫战的胜利,几百个人把哈利波特挤在中央,拼命地想要触摸他,拥抱他。

 

紧接着,第四,第五,第六……越来越多的光芒化成了当初霍格沃兹保卫战的点点滴滴,甚至还有从大战前七年便开始的抗击黑魔法的记录。在最黑暗的那段时期,是西弗勒斯·斯内普教授顶着所有人的误解,艰难地运作着学校;赫敏·韦斯莱制作的闪闪发光的DA硬币,承载着学生们维护学校维护校长最迫切本质的渴望;罗恩·韦斯莱挡在哈利波特面前,怒吼着“如果你要杀哈利,那你要把我们也杀死!”……一幕幕景象印在礼堂里每一个人的眼中,像夜幕里的星辰又收回了那些炽热的光芒,浓缩成深沉的眼眸,化作滚烫的泪水。

 

工藤新一没有去看身边的黑羽快斗。他闭上了眼,脑海里是最后一道光柱中哈利波特的话语:只有当这里的人都不再忠实于邓不利多,他才会离开这所学校。

 

他轻轻握住了黑羽快斗垂下的左手。

——不论逝去还是活着,我永远在。

 

 

#11】

 

黑羽快斗维持着举高魔杖的动作,杖尖吐出的丝丝缕缕光芒越发浅淡,随着礼堂中央一段段影像的慢慢消失,最后一缕脆弱的光线断在了空气里。黑羽快斗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他将魔杖在空中画了个圈,霎时所有光柱化作的影像都扩散成了代表格兰芬多的红、斯莱特林的绿、拉文克劳的蓝和赫奇帕奇的黄四色光芒的柔雾,四种色彩彼此缠绕在一起,蒸腾着升高——

 

所有人的眼前被忽然亮起的白光刺地睁不开眼睛,等到眼睛再次适应明亮的时候,天花板已经变成了霍尔沃兹巨大的,带有四所学院标志的校徽。

 

寂静无声的礼堂里,不知是谁带头鼓起了掌。零零落落的掌声很快汇聚成了一大片,充满感动与力量的声音盈满了整个空间。黑羽快斗已经重新坐了下去,他在座位上礼貌地向面对他鼓掌的学生弯腰颔首。纳威·隆巴顿教授举起酒杯,遥遥地向他致意。

 

黑羽快斗想拿起他的南瓜汁回敬,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还被工藤新一死死抓着。他冲着教授抱歉地笑了笑,然后用左手拿起杯子,喝了半杯南瓜汁。

 

其实他现在真的挺想和工藤新一说说话,好好问问他这算是什么意思。不过后者现在死抓着他手的动作完全是无意识的。事实上,名侦探他正倒在桌子上睡得香甜,呼吸匀长,嘴唇微张,耳垂还泛着可疑的浅红。刘海半遮住他闭着的眼睛,头顶的呆毛仍旧顽强地翘着。

 

伸手捋了捋他额前的刘海,黑羽快斗动作轻柔地将自己的右手挣脱出来,又帮工藤新一调整了一个舒服的睡姿。校长在台前大声地宣布舞会将于两小时后开始,周围的学生和成年巫师已经开始陆陆续续离场。

 

坐在他们旁边的赫奇帕奇女生眼睛里闪烁着崇拜的光芒,迟迟没有离开。她有些局促地看了看熟睡的工藤新一,开口是十分担忧的语气:“学长他……没事吧?”

 

黑羽快斗冲她安抚地笑笑:“谢谢你的关心。我想他只是偷喝了家养小精灵给教授准备的蜂蜜酒。”

 

女生愣愣地望着他。

 

“可以的话,我想请你帮个忙。”黑羽快斗稍稍思索了一下,遥遥指向了一个黑头发的格兰芬多女生,“她叫毛利兰。一会儿她过来的话,你能帮我把工藤新一托付给她照顾一会儿吗?”

 

女生点了点头,她紧张地抓住了自己围巾上的流苏:“好的……可是,可是……”

 

黑羽快斗没有等她说完,他再次展露了一个完美的微笑:“谢谢你。”一支玫瑰随着一声响指出现在他指尖,“送给你。祝你圣诞快乐,女士。”

 

说完他便穿上了自己的长斗篷,转身离开了礼堂。余光瞥到毛利兰正匆匆跑向工藤新一,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哇,好险,黑羽快斗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差点儿被一个小女生耽搁了最佳的逃脱时间,还好计划还算是顺利完成了。

 

想到这里,黑羽快斗似乎是有点委屈地皱了皱眉毛。第一次用自己的美色骗食男生,对象还是那个万年只专注于书籍学习和案件的不停搅事的大侦探,不知道等他醒来,发现自己是因为那两口蛋糕被迷晕的,会是什么感受。

 

黑羽快斗缩了缩肩膀。

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霍格沃兹的夜晚向来安静。今天恐怕是几十年来最为喧闹的一天了。学生们得到了不用回宿舍睡觉的允许,三三两两地和同伴走在热闹的过道上。女生们在公共休息室和宿舍忙碌地奔波,为舞会做着最后的准备。

 

而夜色中的黑羽快斗,给自己施了几个加速咒,向着与喧嚣完全相反的方向快速前行。一分钟后,他已经来到了此时本应是空无一人的天文塔。

 

只不过此时,那里站着一个穿着一身黑的中年男人。月光打在他的纯黑长袍上,泛出诡异的亮白。他听到身后传出声响,也并没有回头。

“东西确认了吗?”声波随着寒风传递,又添了几分冷意,“别弄错了。”

 

“不会。”黑羽快斗淡淡地回道,“你们知道我的效率。”

 

男人转过身来。沉默地盯着他。

空气中的水汽凝成了冰渣,滴滴答答碎落一地。像是等待分院帽报出学院名那么漫长的时间后,男人发出了一声类似嘲笑的低喘。

“那就好。”


TBC


评论(11)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