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我的室友别有居心(07-08)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Harry Potter Paro
# 搬文混更qaq
# 我爱哈利波特
# 谢谢大家包容(鞠躬


——————————————————————

#07】

距离圣诞节仅有两天,但全体高年级生显然都不想回家。庆典的吸引力极大,尤其是传说中百年难得一遇的圣诞舞会。

现在无论是在城堡拥挤的走廊,还是各个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都疯传着百年前的那场圣诞舞会的盛况,乱七八糟的八卦也随之弥漫开来。

工藤新一一早醒来就发现黑羽快斗已经不在房间。整理好自己的着装以后来到公共休息室,也不见他的身影。想起他前些日子敷衍自己的“找夜骐玩”,工藤新一伸手捋了捋自己的刘海,把围巾裹紧以后,在周围女生火辣辣渴求的目光里钻出了胖夫人的画像。

一路走在过道上,工藤新一只觉得耳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传闻。

“你们知道吗,一百年前,哈利波特在邀请圣诞舞会的舞伴时,也吃了闭门羹。”
“哈利波特都会吃闭门羹吗!他邀请的是谁?金妮·波特吗?”
“当然不是。是秋·张,那个据说后来嫁给麻瓜的东方巫师。”
“东方巫师啊……她一定很美吧。”
“那当然。据说是当年拉文克劳的院花,但当时她已经心有所属。”
“心有所属?哈利波特也比不上吗?”
“那倒不是。这个人你们也都认识的……是赫奇帕奇的那个勇士,塞德里克·迪戈里……”
……
“哎哎,我听说当年哈利波特也一直到最后才确定舞伴的人选,不知道我们院的这位打算什么时候出手……”
“就算出手也轮不到你。”
“那可不一定!”
……
“你们说这次舞会会出现一个像当年赫敏·韦斯莱那样的传奇吗?”
“不如我们这几天出门前先把头发弄弄蓬,然后舞会时候也来个一鸣惊人!”
……

工藤新一品味着最后回荡在耳边的“一鸣惊人”,脑海里立刻浮现出了穿着白色西装迎风而立的黑羽快斗。平日里素爱表现的这位,这会儿指不定在哪儿偷偷摸摸地准备着在舞会上再来一场盛大演出。工藤新一低下头默默思索着黑羽快斗的去处,再抬起头时,却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禁林的边缘。

早晨的禁林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但工藤新一还是一眼就看见了身处其中的少年。黑羽快斗没有穿校服长袍,只是穿着一件麻瓜冬日里会穿的黑色大衣,右手提着一大块鲜红的生肉。

工藤新一没有想到自己随便一走,竟然真的找到了黑羽快斗。眼下他看着用魔杖将肉一块块切下抛向空中的黑羽快斗,却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更想不起来自己一大早的为何要来找他。

“早啊,大侦探。”黑羽快斗似乎并不意外工藤新一出现在这里,只是继续用魔杖指引着一块块肉飞向空中,然后消失不见。

“你在喂夜骐?”工藤新一走近了些,开口问道。

“是啊,如你所见。”黑羽快斗用散漫的嗓音回答着。

“你看得见?”工藤新一不曾想黑羽快斗一大早起床,真的是来和夜骐玩,“我是说,你……”

“大侦探应该知道看到夜骐的条件吧。”黑羽快斗打断了他,手上的动作却依然没有停下,“那么你认为呢?”

工藤新一没有回话。

过了一会儿,黑羽快斗手上的肉已经喂完。他拍拍手,用了几个清水如泉咒洗干净以后,走到了静静站立着的工藤新一身旁。
“有没有见证过死亡有什么重要?重要的不过是谁还活着。”

眼前的少年头发乱糟糟的,刘海还沾着早晨树林的露珠,他此刻半笑不笑的神情,恍惚间让工藤新一觉得,他是真的曾见证了亲近之人的死亡。

率先迈开步子,这一次工藤新一没有沉默。
“希望你重视的人,都好好地活着。”他难得地伸出手拍了拍黑羽快斗的肩膀,“若是已逝之人,也必定不愿你过多留恋。”

在这有些奇怪的严肃气氛里,工藤新一说完也不顾自己一大早出来的目的,只是加快了回城堡的步伐。但他没多走几步,便又被后面的黑羽快斗追上。

黑羽快斗理了理自己散乱的格兰芬多围巾,开口道:“不是来找我的吗?你托我办的事,我有眉目了。”

工藤新一停下了脚步,微微诧异道:“什么事?”

城堡塔尖,几只白鸽振翅飞翔。黑羽快斗的脸色黑了几分。
“……你的女伴,我有人选了。”

“哦?”工藤新一挑了挑眉,“你要毛遂自荐?”

黑羽快斗伸在口袋里的手握紧了魔杖。天知道他有多想给眼前的工藤新一来个“门牙赛大棒”或者是“咧嘴呼啦啦”。不过他仍旧只是伸出手,遥遥指向了正在帮助教授装点城堡的一个黑发女生。

工藤新一顺着黑羽快斗的指引,看到了那个正在用魔杖吐出一串串金色泡泡的女生。齐腰黑发,甜美的笑容,是个亚洲面孔。他转头望向黑羽快斗,露出了疑惑的目光。

黑羽快斗耸了耸肩膀,递给工藤新一一张字迹娟秀的纸条。
“我也是第一次遇上来找我的女生,想邀请的人竟然不是我。”他朝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工藤新一挥了挥手,露出了狡黠的笑容,“看得出来,这位小姐真的很喜欢你。你不如早点回应她。”

工藤新一无意识地往前走了两步,纸条上「我喜欢你,可以成为你的舞伴吗」的内容轰轰地在脑内作响。他的意识刚刚有点恢复清明,一抬头,却正好对上了这个女生的目光。
阳光下女生的脸一下子红了。她胡乱了挥了挥魔杖,几乎是用捅的方式把金色泡泡挂到了圣诞树上,然后转身就跑。

“等等!”工藤新一再次无意识地喊了出来,在周围女生一片惊异的目光中追了上去,“你等等!”

女生闻言慢慢停下了脚步,低着头看着地面。很快追上的工藤新一气喘吁吁,一把拉住了女生的手,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可以。”

女生一下子抬起了头。顾不得整理自己凌乱的校服,她惊诧又犹疑地问道:“你说……什么可以?”

这次工藤新一的脸红了。
几步之外黑羽快斗双手交叉,肩上停着一只白鸽,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而在城堡之外的禁林里,方才黑羽快斗待过的地方,马人的脚印已经被魔法干净利落地清除,再寻不到一丝痕迹。


#08】

工藤新一意识到自己可能做错了一件事。
或者说,造成了一个误会。
不……说不准是两个误会……

几分钟之前他的脑细胞似乎全部停止了运作,只有脚指头能够思考。

他干了点什么来着……?
抓住了女生的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哈哈哈地傻笑……跟女生说舞会见……

啊,没错,他还是把正事办好了的。至少留下了一句肯定的答复。那么,他还说了点什么……?

似乎没了。

这之后他一边傻笑,一边把人群中看好戏的黑羽快斗拽了出来,然后拉着他一路狂奔。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黑羽快斗拉进了一个空旷无人的教室。

黑羽快斗头一次觉得身为五年级生的自己不能幻影移形实在是太糟糕了。他微微地喘着气,环顾了一下这个没有课桌椅的大教室,然后一挥魔杖关上了门。

木质的门上有许多深深浅浅的小孔,似乎是很久以前造成的伤痕,阳光透过去,可以看到一束一束浮动的尘埃。黑羽快斗移开了暂时停顿的视线,看向了仿佛刚刚缓过神的工藤新一。

工藤新一干笑了一声。他别开了黑羽快斗的注视,朝着那扇木门走了过去。

“我知道这间教室。”他双手插着口袋,盯着那些小孔,“百年前这里被施过一个‘万箭齐发’咒。”

“所以呢?”黑羽快斗轻巧地跳上了教室的圆阶,不甚在意地坐了下来,“这就是你把我拉过来的目的?为了参观?”

工藤新一准备伸出去的手顿了一下。
“我是第一次啊。”他缩回了手,从口袋里抽出了魔杖,“也稍微理解一下吧。”

魔杖的尖端缓缓划过门上的小孔,一层透明的波澜在空气中扩散开来。工藤新一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垂下魔杖,走到黑羽快斗身边,和他一起坐在了圆阶上。

“大侦探的魔法还真是厉害啊。”黑羽快斗拍了拍自己的袖管,“看来以后我得更加小心了。”

“百年前赫敏·韦斯莱因为吃醋,就在这间教室对罗恩·韦斯莱施了一个万箭齐发咒,没想到魔法的痕迹至今还在。”工藤新一把魔杖插回了自己的口袋,“不过,你显然也知道这扇门上小孔的来历。”

黑羽快斗伸了个懒腰。
“大侦探就是为了和我讲这些八卦吗?”他晃了晃脑袋,拨开了额前杂乱的刘海,“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喂,等等啊。”工藤拉住了正欲起身的黑羽,“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收到舞会邀请?”

阳光下黑羽快斗的动作仿佛突然停住了。他轻轻挣脱了工藤新一的手,然后忍不住地哈哈笑了一声。
“要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处理邀约,用不了多久这个城堡就要被潮红的热气蒸干了。”他懒洋洋地一挥魔杖,一大捧信件出现在他手里,“邀请我的美丽姑娘们,我可是一个一个好好回复了啊。”
“至于为什么你没发现么……”他低下头,仿佛在认真思索原因,“大概是因为你最近一直在认真练习舞蹈?”

善于推理的大侦探愣了。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刚刚黑羽快斗讲了一句没有逻辑的废话。

“那么,期待你和毛利兰的领舞。”黑羽快斗朝着工藤新一点了点头,大步迈出了教室门,“我回去了。”
——跟你待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姑娘怎么敢单独给我发出邀约啊。

工藤新一看着黑羽快斗转身后消失的衣角,收敛了脸上的表情。
——你想隐瞒什么?又企图告诉我什么?

禁林的空气阴冷潮湿。黑羽快斗脱掉了大衣,黑色的巫师长袍垂到脚踝。地上的嗅嗅活泼地在松软的土里翻找一切闪闪发亮的东西。
——也许就是这次吧。


TBC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