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我的室友别有居心(04-06)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Harry Potter Paro

# 搬文混更qaq 之后还是会先更那篇《后传》

# 谢谢大家包容(鞠躬


——————————————————————


#04】

 

真是意外啊,一向决口不提自己父母——罗恩·韦斯莱和赫敏·韦斯莱的教授竟然也忍不住透露了那么一些往事。

 

解散的时候工藤新一斗走在学生的最后,脑海里浮现出教授的两个笑容。黑羽快斗走在走廊的最前面,似乎是朝着魁地奇球场的方向。

 

只考虑了一瞬,工藤新一便快步朝着黑羽快斗的方向走了过去,在不小心撞到其他学生四次之后,终于抓住了他的衣角。

 

“急着去练习魁地奇吗?”黑羽快斗是格兰芬多院队的找球手,此前已经代表格兰芬多出战两年,并两度赢得魁地奇奖杯。

 

“是啊,工藤。”他停下了去往球场更衣室的脚步,转身看着突然抓住他的工藤新一。

 

“据我所知,今天不是院队的集体练习时间吧?”

 

黑羽快斗右手在空气中一抓,一个不停挣扎的金色飞贼出现在他手中。“不加倍努力地练习,可就不能在球场上看到这等美景了。”

 

工藤新一推了推眼镜,镜片在太阳光下反射出一道光芒。“哦?是这样啊。”他用怀疑的目光扫过黑羽快斗,然后侧过头沉默了一会儿。再转过头时,他已经完全换了一副表情,对于大侦探来说甚至算得上是恳求的表情——他的双颊浮现出了可疑的红晕,用很低的音量对黑羽快斗说道:“我知道你会跳舞……如果可以的话,我是说,你能教我跳舞吗?”

 

黑羽快斗揉了揉他自己的头发。手上一松,金色飞贼快乐地扑腾着翅膀,自由地飞走了。

 

 

#05】

 

当天晚上。

 

寝室的门被用魔法从里面锁上,“阿拉霍洞开”也不管用。

厚重的窗帘被结结实实地拉上,一丝光亮也透不出去。

 

工藤新一挥舞着魔杖施完了最后一个闭耳塞听咒之后,老式的播放器里开始流淌出优美的华尔兹舞曲。

 

他转头向黑羽快斗望去。“你这是?”

 

“没有音乐怎么行。不过麻瓜们制造的这个音乐播放器还真好用啊……”

 

已经换上白色礼服,踩着白色皮鞋的黑羽快斗走到穿着睡衣踩着黑皮鞋的工藤新一面前,用稍微有点微妙的眼神扫了他两眼之后,开口说道:“说吧,你想让我教你什么?”

 

工藤新一坐了下来,四柱床发出咯吱一声响。

“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教授前几天就和我说了舞会的事,因为五六年级所有的级长必须在舞会上领舞。但我看了教授推荐的那本书……还是毫无头绪。”

“总不能找教授教我。想了想你上次在表演的时候跳过一段舞……于是就来拜托你了。”

 

“也就是说,你一点都不会。”

 

“可以这么说。”

 

黑羽快斗似乎以极小的幅度翻了个白眼。“先说好,我今天教你跳舞,你以后不能妨碍我的工作。”

 

“啊哈,这可说不好啊……我答应你,我尽量。”

 

黑羽快斗看着坐在四柱床上的工藤新一,觉得自己被威胁了。但他只是耸了耸肩膀就继续说道:“那么,你站起来……搂住我的腰。对,没错,右手,搂住我的腰。”

 

工藤新一难得地咬了咬牙,随后站起来伸出了僵硬的右手。

 

“我的腰!工藤新一!不是我的尾椎骨!”

 

“嗯……这样?”

 

“再往上一点……”

“嗯……没错,跟着我的步子……可以稍微看着脚下……别踩到我……”

“工藤新一……别踩!”

 

“啊,对不起。”然而说着道歉的侦探脸上毫无歉意,“嗯,继续吧。”

 

黑羽快斗再次翻了个白眼。

 

“三步一走……对,慢慢来……”

“三步!是三步!”

 

……

 

 “工藤新一……不如你别跳男步了……试试女步吧……”

 

……

 

黑羽快斗看着像个白痴一样学习舞步的工藤新一,轻轻叹了口气。儿时自己练习舞步的种种画面浮现眼前,他搭在工藤新一肩上的右手,不知不觉松了几分力气。

 

此时夜色已深。为了工藤新一所说的“避免尴尬”,寝室里只有一盏台灯散发着微弱的黄光。工藤新一感受着自己手中少年精干的腰和肩膀上他的力度,察觉到对方心情的变化,

 

朦胧黄光中两人身体微微相贴,呼吸浅浅交织。

 

“黑羽……你一直是一个人来车站的吧?”工藤新一打破了静寂,“从没见过你的家人送你来九又四分之三站台。”

 

黑羽快斗用漠然的目光看着与自己紧握着手的室友,回答道:“我父亲在我年幼时就去世了。”

 

工藤新一不经意间紧了紧右手:“那你……”

 

“工藤。这与你无关。”

 

黑羽快斗松开了手。微弱的光线打在他的脸上,黑色柔软的睫毛微微颤动。从工藤新一的角度看过去,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是侦探天生的好奇,也是工藤新一的不甘。

也许,也许还有别的。

 

同住一间寝室五年,对于黑羽快斗这个人的好奇,对于他的……像魔法烟花里爆炸出的小白鼠一样的,奇怪感情。

 

 

#06】

 

不在寝室以外地方交流的工藤新一和黑羽快斗仿佛忽然间亲密了起来。虽然依旧不一起吃饭,但每次都会一起走出教室,然后同时消失在校园的某个角落。

 

格兰芬多的女生们成群结队走过廊道的时候,只要碰巧遇到了他们二人迎面走过,就会集体发出一声不知是激动还是感叹的“啊”声。激动自己同时碰到了学院两大热门舞伴人选,感叹自己此时竟然和一大群人走在一起,毫无被单独邀请的机会。

 

不过话虽这么说,至今工藤新一也没遇上主动邀请他的女生。心情微妙之余不得其解,于是某个晚上在城堡某个不知名的塔楼上,工藤新一向黑羽快斗提出了这个困惑。

 

“大侦探。”黑羽快斗背对着他,黑色的校服长袍被凛冽寒风灌得簌簌作响,“在不用魔法的时候,有时候你也该动用你聪明的脑子想想我为什么叫你大侦探。”

 

他优雅地转过身,打了个漂亮的响指后一朵玫瑰出现在他修长的手指中间。

“客观原因大概是,你最近总是和我走在一起。”黑羽快斗把玩着玫瑰,花瓣在他手中一片片绽开又合拢,“主观原因么……不如去问问这几年被你这个级长抓住的捣蛋学生?”

 

黑羽快斗转头望着浩渺星空,伸手扶住了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护栏。手中的玫瑰被送离了指尖,然后在夜空中温柔地碎成了红色的花雨。

“魔法偶尔也要这么用啊,大侦探。”

 

工藤新一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抽出魔杖对准了仍在飞舞的红色花瓣:“恢复如初!”花瓣在空中迅速恢复成了原先娇艳欲滴的玫瑰,而后静静落在工藤新一手中。

 

玫瑰还带着黑羽快斗指尖的温度和香气。工藤新一看着他的笑容,觉得心里仿佛有什么东西抽丝发芽后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

 

“那么,你愿意与我共舞一曲吗?”他走到黑羽快斗面前,半弯下腰,做出了标准的邀请姿势。

 

黑羽快斗的神情并没有改变。他向前迈了小半步,近距离地看着这个与他一样来自东方的男人。虽然在之前已经陪他练习多次,但心里不能说是没有一点尴尬或是烦躁。有时尴尬彼此都是男人的身份,有时烦躁工藤新一在跳舞这件事上的毫无天赋——以及与他身体相近时没来由的闷热。

 

最不愿为人所知的秘密,一直保持的扑克脸,在这个男人身边时都会有一种濒临破碎的危险感。

 

黑羽快斗伸出手重新接过玫瑰,抽出魔杖把玫瑰变成了一只白鸽,然后在白鸽扑簌扑簌往上飞的声响里搭上了工藤新一的肩。

 

“我进步很多吧?”工藤新一搂着他的腰低声问道,“这么多年我已经习惯那样和女生相处,所以女伴真是个问题。”他的气息热热地扑在黑羽快斗的耳畔,“黑羽……这件事还是要拜托你了。”

 

黑羽快斗没有说话。维持着完美舞步的他,突然间皱了一下眉头。

 

“工藤新一,你又踩到我了。”

 

“啊。抱歉。”

 

“工藤新一,我饿了。”

 

“……”

 

黑羽快斗松开了手。而后他面无表情地转身下了楼梯,飞速地来到厨房,熟练地挠了一下那个梨子,流畅地推开了发笑的梨子变成的门。

 

五分钟后,他坐在木质的小板凳上,一手拿着锡兰红茶,一手满足地吃着美味的巧克力蛋糕,旁边是拿着巨大银盘恭敬又愉快地等待着的家养小精灵,和目瞪口呆被塞了一手寿司的工藤新一。

 

“女伴这种事就不要来找我了啊。”他嚼着蛋糕,口齿不清地说道。

 

“这样的话……我想问问你。”工藤新一吃了一口寿司,觉得意外的美味,“我第一次找你教我跳舞的那天,你想去禁林做什么?”

 

黑羽快斗依旧大口地往嘴里塞蛋糕。他抬起头对工藤新一咧开一个满嘴奶油的微笑:“找夜骐玩。”

 

工藤新一眯起了眼睛。

“我回寝室了。”


TBC

快斗宝宝生快(✖╹◡╹✖)♡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