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间歇性碎碎念
文乱写
车乱开
不是太太
是大宝儿

【新快】我的室友别有居心(00-03)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Harry Potter Paro

# 搬文混更qaq 之后还是会先更那篇《后传》

# 谢谢大家包容(鞠躬


——————————————————————



#00】

 

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孩子的梦开始于猫头鹰送来的一纸小小信件。

 

 

#01】

 

距离那场轰轰烈烈的霍格沃兹保卫战已经过了百年,如今的魔法世界虽然偶有不同地区的小小纷争,但基本也是一片平静,相安无事。

 

霍格沃兹城堡依然雄伟壮阔而又弥漫着神秘的气息。在很多时候,人们喜爱霍格沃兹,说着“霍格沃兹是最好的”,也许更是因为这座城堡是每一个在这里学习过的学生,永远不可否认的“家”。在每个疲倦的夜晚,拖着自己劳累不堪的身体回到寝室,然后幸福地一头扎进家养小精灵铺好的软绵绵的被子里,感叹着自己的四柱床是世界上最棒的床,沉沉睡去。而梦里伟大的自己挥舞着魔杖,施展出种种威力强大的魔法。

 

和无数年轻的巫师一样,清晨时工藤新一与黑羽快斗也从这座城堡里醒来。他们是霍格沃兹这一年级唯一的两个日本学生,一起被分到了格兰芬多学院,又住进了同一个寝室。来自同一国度出生于麻瓜家庭的两个人自然很容易就能搭上话,因此从第一次同乘霍格沃兹特快列车开始,他们就用客气的语调互相问好,互相了解,并如同当初的哈利和罗恩一样一起步入礼堂,用赞叹的目光打量熏染成夜空的天花板,紧张地等待分院仪式。

 

但他们的关系似乎也止步于此。转眼间他们已经是五年级的学生,是即将面临O.W.L.S.考试和自己未来去向的准成年巫师了,却还是对自己的这个室友,保持着一种微妙的,仅限于室友这种关系的感情。以这种情况来看,说他们不合拍或是互相看不顺眼,也不为过。

 

不在一起吃饭,也不一起在公共休息室写论文,甚至很少在除了寝室的地方与对方聊天说话。其实也许他们彼此知道原因,于是谁也没有戳破这层窗户纸——作为两个同样优秀的,高智商的人,有着对世界截然相反的定义。

 

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被分进这所学院的理由,没有办法正面去承认对方心中的正义与勇敢,却偏偏有着神奇的默契,在遇到什么事件时,总是心有灵犀般完美地配合。

 

二年级时黑羽快斗捉弄了赫奇帕奇的四年级纯血种巫师。他当着全校学生的面表演了一场绚丽的魔法秀,礼花过后学生们为之欢呼赞叹时,实行了他的第一次偷盗。他神不知鬼不觉地盗走了这个巫师的家传戒指。当他站在格兰芬多最高的塔楼上,对着天空仔细端详这枚宝石戒指时,一个人影却悄悄出现在他背后。

 

他瞒过了全校学生,却没有瞒过工藤新一。

 

——交出来吧,那枚戒指。

工藤新一用他与年龄不符的声音如此命令着他的室友。

 

黑羽快斗没有转身,他只是默默垂下了手。

——大侦探,你来了啊。

 

——就算你想让他失去他作为纯血种的标志和凭借,也不必用这种手段。如今这种古老的歧视已经消散很多了,他知道即使作为纯血种也代表不了什么,会收敛的。

 

黑羽快斗依然背对着他没有说话。他感受到他身后的工藤新一已经抽出了魔杖,对准身为室友的他。

——戒指飞来!

 

古老的戒指在空中划过一道完美的曲线。与此同时,黑羽快斗一直藏在袖中的魔杖发出了爆炸般的光亮。工藤新一牢牢地抓住了戒指,一晃神,视线中已经失去了他的身影。

 

魔法世界的夜空依然那么迷人。群星闪耀,如同幕布般干净得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用魔杖控制着浮台让自己贴着墙壁缓缓下落的少年,并没有吃惊室友竟然已经会用飞来咒这种较高年级学生也未必掌握的魔咒,他望着平静的夜空,眼前却弥漫着滔天的红光。

 

——不是潘多拉啊。

 

 

#02】

 

那枚戒指最终被工藤新一用“妥善”的方法还给了那个四年级学生。此后,赫奇帕奇这个令人厌烦的纯血种,便忽然间变得友善起来。

 

这个结局固然是好的。但无论如何工藤新一都不能接受这种做法——偷盗这种事情,不该是身为格兰芬多学院一员的作风。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次的事情被他制止之后,黑羽快斗却并没有收敛。狡猾的小偷先生一次又一次靠着他精巧的魔法瞒天过海,工藤新一一次又一次地破解制止之余,却不能找到任何蛛丝马迹报告院长罗丝·韦斯莱教授。

 

亦或者说,他根本不想这么做。原因很简单,黑羽快斗每次的偷盗,都会起到不可思议的正面效果。或是解决了霍格沃兹学生间的矛盾,或是让什么不好的事件走上正轨——令人惊叹的不只是他绝妙的魔法,更是他运筹帷幄的本事。于是工藤新一一次又一次地放过了他。

 

深夜时两个人躺在床上,工藤新一也曾问过黑羽快斗盗窃的原因。而小偷先生只是懒洋洋地眯着眼睛,用慵懒的声音回答道:

 

看在你从没有用闪回咒的份上,我也从没有让自己成为真正的怪盗。这么想来,只在你面前是华丽怪盗的我,也真是无趣啊。

 

工藤新一想说些什么,却最终保持了沉默。他翻了个身背对着黑羽快斗闭上了眼睛,脑海里滑过种种两人并肩的场景。

 

——很多年以后,他每每回想起这个夜晚,总是会转过身面对着他同床共枕的恋人,然后紧紧拥他入怀。耳鬓厮磨间,他才能体会到自己怀中真实的温度,然而似乎也永远弥补不了自己许多年前翻过身,留给对方后背的冷漠与孤寂。

 

 

#03】

 

今天一早全校学生就收到了在学校礼堂集合的命令。在其他学生揉着朦胧的睡眼,嘟囔着有什么事的时候,身为级长的工藤新一粗粗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就立刻准备起身去召集格兰芬多的低年级学生了。

 

临踏出寝室时,他在门口停下了脚步,转头看了一眼仍在呼呼大睡的黑羽快斗,抽出了魔杖。

“倒挂金钟!”

然后他满意地看了一眼被吊挂起来露出蓝色内裤发出“哇哇哇”大叫声的黑羽快斗,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寝室。

 

早晨的礼堂里此刻乱哄哄地坐满了学生。早餐已经被收起,连猫头鹰也暂时停止了送信,黑羽快斗垂着脑袋无精打采地坐在一堆低年级学生里。

 

“安静。”副校长威严四射的目光扫过四长条学院桌,学生们渐渐安静下来。

 

而霍格沃兹现任校长西弗勒斯教授静静等待了一会儿,向副校长轻点头后,开始说道:“你们中的很多人应该都知道,今年是霍格沃兹保卫战,也是哈利波特战胜伏地魔一百周年。从今天开始,会有许多魔法界人士陆续到校参加庆典。我希望——我们霍格沃兹的学生,能不辱所学。具体的事项,你们的院长会详细告知你们。”

 

校长向四位院长简单交代完之后便直接离开了礼堂,似乎着急处理有关外来来宾的相关事宜。

 

罗丝·韦斯莱教授拿起她修长的魔杖干脆地对准了她的喉咙:“声音洪亮!”在以全礼堂学生都听得到的音量咳嗽一声后,响亮地发出了让格兰芬多学生前往一个宽阔空教室的指令。

 

当最后一个学生也走进这个塞满了学生鼓鼓囊囊的教室,她随意地挥了一下魔杖,于是门轻轻地关上了。

 

“在开始说明具体事项之前,我希望你们首先记得,自己是正在勤奋学习的一名年轻巫师。如果谁,因为庆典活动而耽误了功课,不认真练习魔咒,不好好完成作业,那个人就别想再摸到礼堂的餐具了。”

 

工藤新一抿了抿嘴唇,少有地从教授身上移开了视线,眼神不经意间飘到了坐在前几排的黑羽快斗身上。少年穿着整齐的巫师长袍,脖子上的间色学院围巾松却松垮垮地绕着,后脑勺几撮毛不服帖地翘了起来。从工藤新一的角度望过去,刚好可以看到他还依稀有着睡相的侧脸。

 

黑羽快斗湖蓝色的眼睛盯着自己面前的长桌,睫毛半垂,明显不在听教授说话——这么说来,自己也在走神。意识到这个事实的工藤新一迅速收回了目光,重新投向韦斯莱教授。在眼前还模模糊糊重叠着黑羽快斗侧脸的瞬间,他似乎看到教授冲他轻轻笑了一下。

 

“……已经决定开展的圣诞舞会,是有大型庆典时的传统活动。全体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都可以参加,但别忘记提前邀请自己的舞伴。低年级学生,也可以作为被邀请的舞伴一同参加。但别弄什么见不得人的小动作,舞会时别叽叽喳喳上蹿下跳,不会跳舞的同学……”韦斯莱教授挥了一下魔杖,一本书浮到了她的面前,“可以去图书馆借看这本《舞会礼仪与基本步法》。”

 

说到这里,年迈却干练的女教授突然间绽开了一个有点调皮的笑容:“同时我也提醒在座的男士,邀请舞伴时别犹犹豫豫磨磨蹭蹭,多关心关心眼前人。”她的声音越来越轻,“别像我父亲那样,让我母亲耿耿于怀了好几十年。”


TBC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