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你好哟w这里芒果

【周叶】2018上海高考作文(短篇一发完)

# 如题 写了篇高考作文
# 想好要写800字 结果疯狂爆字数
# 高考0分系列
# 私设如山ooc
# 求捉虫
# 第一次写周叶 谢谢你们包容!(鞠躬



2018年高考语文上海卷的作文题:生活中,人们不仅关注自身的需要,也时常渴望被他人需要,以体现自己的价值。这种“被需要”的心态普遍存在,对此你有怎样的认识?请写一篇800字左右的文章,谈谈你的思考。



【混沌】


“小周,你不觉得,‘需要’是个很肤浅的词吗?”

刚刚回归天界的叶修站在只有他一人能开启的混沌领域里,嘴里叼着从凡界偷偷运上天的烟草卷儿。

他面前是一台超大的电视机一样的显示屏,密密麻麻排列播放着凡界各处求神问道的画面,每一瞬就会自动切换一波。

“叶修……”坐在他身后的周泽楷乖乖地帮他捏着肩,四周看了看这个糟糕的混沌环境,想了一下挥了挥手,把它变成了一个铺着厚厚地毯的客厅。

“可以啊小周。”叶修愣了一下,然后就舒服地靠在了柔软的沙发上,抬手摸了摸自动自发坐到他身旁的后辈的头发。
“这个凡界的客厅不错。不大不小,刚刚好。”他顿了顿,“不过你的力量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

作为天界的至高神之一,叶修开辟出的混沌境界,理论上并不能被任何外力改变其既定形态……除非被他带入空间的人,不仅法力同属于至高神级别,也很清楚叶修需要的是什么。

周泽楷轻轻“嗯”了一声,然后拉起叶修的手,放出自己最温和的神力继续帮他活动放松筋骨。

“那你选一个吧。”叶修懒洋洋地指了指显示屏,“看看你挑个怎么样的请求。”

周泽楷应了声“好”,抬头看向显示屏,凝了凝神,画面就飞速切换起来。他握着叶修的手指,在宽大的屏幕上随便点了一处。

滚动的画面静止下来,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

“哟,有意思。”叶修敲了敲桌板,放出一点神力,被静止的画面就开始播放起老人的诉求,“这不陶轩嘛。”

叶修最后一次下凡历劫的时候,在陶轩的公司打了十年工。

当时他作为神的记忆和神力全无,帮着陶轩把公司发展成了跨国企业,却拿着最为低廉的时薪工资,。被压榨出最后一分价值以后,陶轩把他无情地扫地出门。

后来他借着得之不易的第一笔投资,自己开了个小公司,又一步一步地发展成为那个行业的龙头企业。登上顶峰的一刹那,他想起了自己的记忆。

即将升天的前一刻,他穿着自己常穿的米色外套,收了自己周身的所有神力,又见了陶轩一面。

“老陶。”他叫他,“你还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可以帮你。”

“谢谢。”陶轩阴狠的眼神里透着怨毒的光,“我不需要。”
叶修点了根烟,点点头:“好。”

回忆到这里,叶修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他侧身抓住了身旁俊美青年的手,语气破有点儿严肃地问他:“我当时那第一比投资,是不是你给我的?”

青年一下子缩了肩,眼神飘忽。

“小周。”叶修拍了拍他的头,“这可是作弊。”

“我……叶修……”青年见状,立刻搂了他的腰急急地解释,“你,太辛苦……”

“罢了。”叶修叹了口气,把抱着他的人推开一点,不轻不重地弹了下他的脑门儿,“先听听他有什么请求吧。”

这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愿望。妻子病了,他请求神灵能再给他们一些时间,不要让妻子就这样离开人世。

“合情合理,令人感动。”叶修点了点头,“小周,你帮我处理一下。”
他走到周泽楷幻化出来的窗边,看着绚丽银河,吸了一口手中的烟草:“就再给他妻子十年寿命吧。”

周泽楷没动。

半晌,叶修转过头来,投给周泽楷一个疑惑的眼神:“怎么啦?”

“叶修……”此刻在周泽楷面前,有关陶轩的画面一字排开,漂浮在空中,“他不是个好人。”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他向周泽楷招了招手,让周泽楷从背后还住他的腰,把他抱在怀里,然后转头亲了一口周泽楷微微有点泛红的脸颊。

“你知道,这只是我的工作而已。”他望着自己的混沌界内永远漂亮绚丽的银河,“我们是神,所以我们从诞生于天界起,就被凡界的万事万物所需要。而我的宿命,就是听取凡界的诉求,管理凡界的秩序,并且有选择地达成一部分人的愿望。”

“凡界的人类,想要的东西千奇百怪。有些人想要的不过是一件事的好运,有些人想横发大财,有些人想博取功名,有些人想收获真爱。”叶修仰着头轻轻笑了笑,“不过更多的人,是求取平安康健。”


“他们需要神灵,为了满足他们的需要。大部分人怀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诚心地祈祷,终究不过是为了私欲。”叶修握了握周泽楷的手,“无论是多么伟大的诉求,总脱离不了人类的感情。”


“可是陶轩……”周泽楷想开口,却被叶修制止。

“凡界以前有个人叫屈原,如今他们都说他是个伟大的爱国主义者。”

“没错,他是个爱国主义者。不过与其说他的诉求是被国家需要,不如说他是希望自己能被楚国需要。”叶修又转过头,在周泽楷唇上轻吻一下,“与其说他是想被楚国需要,不如说他是希望能被楚国贵族需要。”

“他挚爱楚怀王,挚爱他所熟知的这个国家。所以当怀王去世,郢都沦陷,他便义无反顾地投河自尽——而我们作为神,也帮不了他。”叶修停顿了一下,“但他的愿望,真的是希望自己能为国,为楚国千万人民谋求更好的生活吗?”

“所谓‘需要’,大多渺小,大多肤浅。”
“从没人能有真正的‘大义’,连天生被凡界所需要的神灵也不例外。”

周泽楷静静地听完了。他没再提陶轩,只是扶着叶修的肩膀,把他转过身,面对面抱进自己怀里。

“叶修。”他的呼吸贴着叶修的耳畔,没有出声,只是用神力在叶修脑海中传达信息,“可是无论你被多少人所需要,无论你是不是心怀大义,无论你是不是体现了自己作为至高神的价值——我只希望,你能需要我。”

周泽楷说得很慢很慢:“我什么都有。可我还是需要你。”
“我需要你需要我。在天界漫长而无止境的时间里,我没有办法独自度过。”

他低下头,厮磨叶修的唇瓣,然后把舌尖喂到叶修嘴里,有些激烈地纠缠搅动他的舌。

叶修温柔地回吻他,没拿烟的左手摩挲着他的后背:“我知道。”

“只是我以为你也知道。”
“我不能没有你。”


END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