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你好哟w这里芒果

【新快】后传(06-08)

# 工藤新一 x 黑羽快斗
# 本来想写虐虐虐结果全是甜甜甜
# 前文见主页
# 谢谢大家包容(鞠躬


—————————————————————

【06】

事情是做不完的,使命是不会终结的。

工藤新一被目暮警官拖进刑侦科当临时工的时候,突然感悟了这么一个人生真谛。

前几天还闲得要命的工藤大侦探,此刻真切希望这将会是他人生中负责的最后一个大案——他皱着眉头一页一页地翻看厚厚一大沓中森警官寄过来的历次怪盗基德犯案资料,从中寻找这几年来被他所忽略的细节。

这个黑暗组织,根据基德所言,目标是去寻找寻找潘多拉,也就是所谓的长生不老之石。
他们的力量可以改变一部分的既定事实,比如天象,比如一个人的运气。

这种玄幻的事情还真的有人相信啊……工藤新一耸了耸肩。

不过这几年来,这个组织为了达成他们的目标,神不知鬼不觉地让许多人因此失去了生命。

这些死亡的人,无一不被伪装成了意外事故去世,并且多年来都没有被警方所察觉。

因为他们拥有的“力量”,以及他们低调的行事与黑衣组织完全不同,日本公安和其他调查机构,都没有发现这个组织的存在。

这次怪盗基德还真是送了个大礼,怕是要记头等功……工藤新一拢了拢手边四散的资料,不合时宜地盯着窗外黑色的鸽子发了一会儿呆。


【07】

要行动的那天晚上工藤新一和怪盗基德又见了一次面。

“那颗宝石,已经确定是潘多拉了?”工藤新一问。

“到底是不是,工藤大侦探还不清楚么。”怪盗笑答,“按照他们的标准,应该是吧。”

工藤新一转过头看了眼和他坐在同一张长椅上的怪盗基德:“你有多少把握?”

“你指什么?”怪盗抬手压了压自己的棒球帽沿。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怪盗伸手帮工藤新拿掉了头顶上的一片树叶,“如果你是说,不被他们提前发现整个行动计划的话,当然是百分百。”

工藤新一踢了踢脚下散落的几片叶子。今天晚上看不见月亮,只有长椅旁边的小路灯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我是说,你有多少全身而退的把握?”

他们坐的长椅其实很窄。所以工藤新一问这句话的时候,能感受到身旁的人本来自然垂在身侧的手臂轻微动了一下。

“怎么?”怪盗换了个端正些的坐姿,“大侦探关心我?”

“是啊。”工藤回了个双音节词。

怪盗似乎是考虑了一会儿。
然后他站起来,背对着工藤新一摘下了一直戴着的棒球帽。

“既然如此,我要是不小心死了,你可别忘了我。”他慢慢转过身,冲着工藤新一咧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初次见面,我叫黑羽快斗。”


【08】

正所谓一失足成大瘸子,再回首又闪了腰。

黑羽快斗发誓他当初主动在工藤新一面前暴露身份的时候,是真的觉得凭那个组织的诡异手段,自己必定有去无回。

现在他瘸着条腿瘫在工藤新一大发善心给他买的躺椅里,愤愤地拨弄窗台上的绿萝叶子。

用工藤新一的话说就是:“绿萝养不死,你也打不死,一起摆在家里,绝配。”

天知道工藤新一这个低情商耿直男为何突变为圈养小情人的毒舌腹黑总裁?

黑羽快斗瘪了瘪嘴,看了看放在躺椅旁的支撑架,又看了看两步之外的床头柜上的巧克力饼干,坐起身以一个艰难的姿势努力地伸手去够,结果一个不小心又把自己腰给扭了。

哐当一声,失去受力点的黑羽快斗摔下了躺椅。
……快斗委屈,快斗不说话。

听到声响,本来在厨房洗菜的工藤新一没来得及擦手就匆匆跑来卧室,看到黑羽快斗摔在地上的惨样就开始哈哈哈狂笑。

“你怪盗基德也有今天啊哈哈哈哈哈哈……”他笑着蹲下去扶起了黑羽快斗,把他好好地安放在躺椅上,看到地上被黑羽快斗碰掉的巧克力饼干,了然地捡起来塞在他手里,“喏。怪我,应该给你放近一点儿。”

随后他拿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一个号码:“喂?嗯……对。是的……他不小心摔下了椅子。对……都怪我没看好。嗯……好的,麻烦您了医生,真的很谢谢。”

工藤新一跪坐在黑羽快斗旁边,轻轻地帮他揉了揉腰:“摔着了吧?医生马上就来。”

黑羽快斗没吭声。
半晌,他止住了工藤新一帮他按摩腿部的手。

“我没事儿。”他笑了笑,“不用担心。”


TBC

评论(1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