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

你好哟w这里芒果

亚女神镇(泥垢

静谧的华彩


文/芒果 【感谢 笨小鬼_ 的修改w】

那是一幅很美的画。

画中少年的头发被细心地打理过,在他光洁的额头上服帖地排成一字刘海。戴着白色的魔术帽,穿着白色的西装,一只手弯起,手指上停歇的白鸽欲飞未飞。他背对光鲜亮丽的舞台,后面是漫天飘散的彩条,像染了色彩的飞雪缓慢弥落下来。唯一显得格格不入的是少年微微眯起的冰蓝色眸子,少年脸上的表情似是无奈,但眼底那丝本不易察觉的笑意却清晰地浮现在眼底。

空气中微妙的涟漪一圈圈扩散开来。
他站在那里,仿佛是那些华彩中唯一的静谧。


02

整幅画宽52cm,长100cm,被裱起来挂在整个宽敞以白色为主的工作室中的墙上显得分外惹眼。准确地说,是你只要一进入这个工作室,第一眼看到的,绝对就只有这一幅画。

“黑羽先生,午饭送来了。您要现在用,还是?”

“放在茶几上吧。”

“好的,黑羽先生。”

新来的年轻助手努力让自己做到目不斜视地走进工作间,在她憋着气紧张地把放着午餐的托盘轻轻放到茶几上以后,一抬头,这幅画立刻闯进了她的视线。她忍不住微微转身望向在巨大的红木工作桌上拿着笔在白纸上圈圈画画的少年,还没反应过来,话已经说出口了。

“先生,这幅画是您吗?”

黑羽快斗头也不抬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助手的头低下去,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但还是继续小声道:“您真出彩。”

黑色签字笔被轻放在桌上发出细微的响,黑羽快斗往后坐实了扶手椅,转过头,与画中的少年四目相对,不经意间露出一个调皮狡黠的笑。他望了很久,然后湛蓝色眸子中的光慢慢慢慢地黯淡下去,蒙上一层悲伤的细纱。

“是吗。”他这么回答道。

助手不敢再多说话,很快退出了黑羽快斗的工作间。这是她第一天来到这里工作,负责培训她的人并没有跟她提起过这幅画的事,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03

黑羽快斗今年22岁。四年前凭借出色的魔术首秀名扬日本,随后被人指出是已故魔术大师黑羽盗一之子饱受议论,诸如子承父业的毫无理想亦或是被人怀疑莫须有的黑幕。起初他并未理会这些,但后来议论声越来越大,正在所有人都在想他会怎么回应的时候,名侦探工藤新一站了出来。

他说他作为一个侦探同样是子承父业,为了完成父辈亦是自己的梦想才一路坚持至今。他说他的父亲还健在,但是黑羽快斗的父亲却已经在他八岁时就过世。那不是什么职业的问题,而是这个职业给他们带来的意义是什么。

那是别人没办法理解的责任感。

自此以后议论声便渐渐消下去到如今的几乎没有。黑羽快斗的名声更是从日本慢慢扩展到全世界。

对于当时工藤新一的发言,黑羽快斗从没表示过感谢,但是旁人不知道的是,那一段话其实促就了两人的相知相识和一生的羁绊。


04

洁白的纸上留下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线和草稿。黑羽快斗丢掉手里的笔,绕过工作桌躺在沙发上。他凝神看了一会儿墙上的画,然后坐直了身体低头准备开始扒午饭。

鳗鱼饭,三文鱼刺身,土豆沙拉,一小碗味增汤,一小碟咸菜,还有一个柠檬派。他看着那个柠檬派,抬头望望那幅画,眼眶里就忽然溢满了泪水。

三口两口吃掉其他菜,双手拿住柠檬派小小地咬了一口。眼泪一滴滴掉下来,滴在柠檬派酸甜的夹馅里,咸涩的味道。

弯着腰,低着头,拿着柠檬派,乱发和刘海垂下来,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见有水珠沿着精致的下颚不断掉落。


05

工藤新一被暗杀的消息是近期传出的。但具体被暗杀的时间,只要是圈内的人都知道一定不是近期。

黑羽快斗和工藤新一二十一岁的那年七夕,是黑羽快斗一个大型巡演最后一场的日子。

那场魔术表演很浪漫很成功,台下大多是携手而伴的情侣们,鼓掌声从头到尾就没有停止过。

表演快要结束的最后的时间里,黑羽快斗换上了一身白色的魔术服,右手上停着他最爱的白鸽,缓慢扬起,白鸽展翅在空中画出一个巨大的爱心,随着白鸽的飞行轨迹黑羽快斗的手指上不断开出一朵一朵火花,围成心型在空中停泄了几秒后,缓缓向着观众的方向消散。背后屏幕的光芒映衬着空中飘散的彩片,朦胧而美丽。

微笑,鞠躬。

散场以后黑羽快斗飞快地跑去后台。
工藤新一坐在沙发上看着卸下了完美面具的他孩子气地一步步向自己跑来,第一次拥住了他。随后黑羽快斗提出的要求让他整张脸都黑了。

他说,想把新一易容成自己的样子,也穿上西装戴上魔术帽,和自己并排站在一起拍照。工藤新一第一反应就是“不要”并且他很爽快地就把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了。先不说自己为什么要易容成黑羽快斗这傻孩子,为什么还要穿成他最恨的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偷的样子啊。

听到自己预料的回答,黑羽快斗立刻改用星星眼望着他。发现没用以后又用认真的神情扯了一堆有的没的。

不过后来工藤新一还是答应了。看到镜子中自己一头乱发不禁一阵无语。在套上白色西装之后盯着镜子愣了几秒种,然后也没管黑羽快斗在一旁跳来跳去地准备合照就一把把西装外套扯下来了。

没有等黑羽快斗说什么,工藤新一转身坐进沙发里,一顺手就把他也扯进了沙发里,伸手捣乱地把黑羽快斗的头发揉地更乱。

他说,算我送过七夕礼物了。

黑羽快斗望着他冰蓝色的眸子说,我没有忘记你三年前说过的话。

他眼里有工藤新一从来没见过的认真。

三天后,工藤新一因为暴露身份被黑衣组织暗杀。


06

在黑羽快斗22岁这年的七夕,他执笔画下了这幅画。搬进新的工作室时他旧的助手看到地上放着裱好的这幅画。

他的助手跨过地上一摊一摊乱七八糟的东西,走向这幅画,抬头问坐在沙发里看着他们整理的黑羽快斗这幅画怎么处理。

“挂在墙上,最显眼的位置。”

他的助手点点头,准备去做。但黑羽快斗飞快地制止了她:“我自己来。”

当黑羽快斗最后费力地把画挂好在沙发对面最显眼的位置以后,他退后了几步。

然后他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低声说:
“对不起。”


END

评论(7)

热度(21)